()

國中畢業即赴美追夢,最終站上 NCAA D1 舞台 王律翔:「肯吃苦,也是一種天份」

比起同年齡的球員,跑得快、跳得高又具有身材優勢的王律翔,在 JHBL 靠著優異的身體素質即可取分,畢業後選擇跟隨學長的腳步前往美國就讀高中,尋求未來進入 NCAA D1 球隊的機會。去美國後才發現,跳得比自己高、跑得比自己快的人比比皆是,原本的優勢瞬間變為普通甚至劣勢,這時他才意會到人外有人,不努力自我要求就會被淘汰掉,也因為去美國走過這一遭,才知道..

2021-02-04
by 謝秉諭
比起同年齡的球員,跑得快、跳得高又具有身材優勢的王律翔,在 JHBL 靠著優異的身體素質即可取分,畢業後選擇跟隨學長的腳步前往美國就讀高中,尋求未來進入 NCAA D1 球隊的機會。去美國後才發現,跳得比自己高、跑得比自己快的人比比皆是,原本的優勢瞬間變為普通甚至劣勢,這時他才意會到人外有人,不努力自我要求就會被淘汰掉,也因為去美國走過這一遭,才知道這個世界有多大。
練田徑好孤單,喜歡籃球的團隊感
談起與籃球的緣份,王律翔回憶,小時候會跟著哥哥及爸爸在閒暇時間一起打籃球,但第一次被注意到籃球天份,是在國小三、四年級參加田徑比賽時,因為身高較高而被球隊教練挖掘,當時他也覺得比起當時參加賽的跳高及跳遠,更喜歡籃球場上和場下的團隊感覺。

國中加入籃球名校金華國中,連續兩年球隊都拿到 JHBL 冠軍,在擔任隊長的期間,王律翔覺得自己的領導能力及責任感都有提升,回憶擔任隊長印象最深的時刻,王律翔表示,當時教練規定不能喝飲料,但大家還是會想偷偷挑戰規定,有一次集體訂飲料,以為神不知鬼不覺,但最後還是被神通廣大的教練知道,並且受到處罰,身為隊長的他,自然也被罰得更重,但他沒有抱怨,反而因為這次事件讓他更了解到,身為隊長必須以身作則,從那之後便更嚴厲的要求自己及督促隊友們,王律翔表示,現在回想起來,這段隊長經歷,對於之後去美國求學相當有幫助,讓他知道如何自我管理和自我要求,不會因為環境自由而太過放縱。
東西方文化差異,自豪的體能條件變為劣勢,場上場下被迫全面重新適應
談到當初為何決定國中畢業後赴美打球,王律翔表示,單純的就是想追逐夢想,也想多看看外面的世界,不只增進球技,也想增廣見聞,因此在出國前有特別加強語言的部分,但到美國後才發現,影響最大的不是語言,因為在那個環境中,待久了語言自然會成長,讓他比較難適應的是文化上的差異,無論是場上或場下,都花滿多時間去適應。另外,飲食的差異也是讓王律翔比較難以適應的部分,在國外炸類食物居多,蔬菜類只有在沙拉看得見,水果也沒台灣的美味鮮甜,因此在高中時只能多吃沙拉或是從一堆食物中挑出自己喜歡吃的,直到大學有自己住的地方,可以開伙後才比較能依照自己的喜好烹調來吃。

王律翔分析,美國高中比較是以培養興趣為主,練球時間不像台灣的 HBL 球隊那麼長,因此有更多的自由時間,必須自己去安排時間分配,尤其美國人認為「學生運動員」代表學業還是比運動優先,因此會很要求成績,沒有達到標準就無法上場,所以在課業上也必須花一定的時間去鑽研。課業和團隊訓練之外的時間,就是球員自我訓練的時間,也是進步與否的關鍵,國中身高快 180 公分的王律翔,比起同年齡的球員佔有身材優勢,加上之前田徑專項的關係,跑得快又跳得高,讓打三、四號位的他,不用花太多時間持球、運球及處理球,也不用太多細膩的技巧及進攻招式,曾經整個 JHBL 球季他只出手兩次三分球,單純靠著優異的身體素質就可以在比賽中取分。到美國之後,王律翔發現跳得比自己高、跑得比自己快的人比比皆是,這時他才意會到人外有人,因此開始加強基本動作及外線能力,投籃和運球訓練花了一兩年時間才覺得比較成熟,在場上的角色也從鋒線轉換為後衛。
進入 NCAA D1 緬因大學,期待大顯身手卻接連陷入低潮
當初金華國中由學長「姊夫」吳永盛帶起旅美風氣,王律翔那屆除了他以外,還有裕隆名將東方介德的兒子東方譯慷、陳振傑以及莊凱閎也跟他一起去美國追夢,但其他人在去美國後可能就選擇不打球或是轉學至其他學校,讓王律翔曾經也萌生轉學的念頭,但因為沒有管道而作罷,直到打了學校的大學預備隊,因為比賽強度較高,打起來比較有對抗性的情況下,重新燃起他心中的鬥志,因此就決定繼續留下來,連同兄弟們的份一起努力,多留一年的預備學校,增加曝光度,最終獲得 NCAA D1 緬因大學的青睞。

為何會選擇以非籃球獎學金的身分進入緬因大學就讀,王律翔表示,當時在選擇評估時,因為緬因大學的教練願意讓非全額獎學金的球員上場時間,因此他覺得相較其他學校,進入緬因後會有比較好的發展空間。滿心期待的準備迎接大一賽季,沒想到季前的一場車禍讓他只能作壁上觀,在場邊看了一年的王律翔,原以為第二年可以大顯身手,但球隊卻更換總教練,連帶整個教練團也跟著大風吹,球員組成及整隊的球風大變。因為前教練而來緬因的球員,轉學或選擇持續留隊的都有,這些選擇留隊的球員,在適應新團隊以及與新教練的磨合上,並沒有太良好的化學效應,像是有個學長去年的平均出賽時間大概都在30分鐘上下,換了新教練之後就沒什麼出賽機會,更別說空白一年的王律翔,上場機會寥寥可數。

現在回憶起來,王律翔覺得當時的自己無論身心都陷入低潮,不過他也表示因為這個低潮,讓他學會了正面思考,畢竟還是在 NCAA D1 的球隊,無論是球隊資源、練習及比賽強度都是相當足夠的,而且一級球隊的教練分工很細也很明確,不同位置的球員或是練球項目會由不同的教練負責,讓他覺得在訓練的強度及效率上有顯著提升,雖然比賽沒什麼機會上場,但在平常練習時也從中學到許多。

「印象最深刻的比賽喔,那場我沒上耶」王律翔聊到大學最有印象的比賽時笑笑的說,當時是在對手猶他大學的主場,所以球隊的板凳席後面都是對手的學生,由於他是亞洲臉孔,在比賽時不時都會聽到調侃的語句詞彙或是語調稱呼他林書豪,而他在場邊只要有任何一舉一動,就連只是站起來,都會被這些學生調侃,這是在台灣從來沒有過的經驗。
回家的感覺真好,未來放眼職業聯賽
去年回台的王律翔,受到 COVID-19 疫情影響,評估過後決定持續留在台灣,他表示剛好出國久了也想家,加上對於新教練的體系也適應不良,所以索性就待在台灣就讀中州科大。回到熟悉的地方,但也有地方要重新適應,像是 NCAA 及 UBA 的賽制和規則不同,加上台灣的整體球風偏快速且外線投射居多,讓他花了點時間調整,不過王律翔也表示在台灣打球覺得溫馨許多,因為會認識的人以及家人會到場觀戰加油,打起球來更有動力。

不知道眼尖的球迷有沒有發現,王律翔近期在場上的戰靴是李寧的WOWTR,此鞋款為韋德系列的球鞋之一,中底使用李寧雲科技,兼具緩震性能,大面積的 TPU 則提供良好支撐性,加上鞋面魔鬼氈綁帶,增強整雙鞋的包裹性能。根據王律翔分享,整雙鞋穿起來覺得輕盈柔軟,但並沒有因此把能量吸收太多,變速及變向的反應相當明確且快速,加上不錯的抓地力,應付任何場地都不是問題,整體而言是一雙很實用的球鞋。
這幾年的旅美經驗,讓王律翔體會到「肯吃苦,也是一種天份」,他強調自己並非天才型球員,所以一直用吃苦當作吃補來激勵自己。至於會不會後悔沒留在台灣打 HBL 呢?王律翔表示,多少會覺得可惜,尤其在國外還是有透過網路轉播,看到以前的對手或隊友持續在場上發光發熱,甚至獲得很高的評價和關注度,說不羨慕是騙人的,但換個角度想,他在國外的所見所聞及甘苦,也是這些留在國內的球員沒辦法體會的,這樣就不會覺得那麼遺憾了。
放眼未來,王律翔提到,他的好麻吉陳振傑目前已經加入新成立的職籃聯盟 P.League+ 的福爾摩沙台新夢想家,也讓他興起成為職業球員的念頭,不過現階段先專注在打好 UBA,最終目標擺在職業,而且不侷限於台灣,若有機會,他還是會想去國外闖闖,因為他覺得只有親身經歷,才知道世界有多大,這也是他一路堅持下來的原因,他想用球技及表現證明給大家看,在球場上一切皆有可能,讓那些戲謔的言語變為歡呼鼓譟聲。
臉書留言板
讚分享
11